我的邻居是精神病人

小伟(化名)在房间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一会儿走进厨房,一会儿又穿过客厅去了卧室,一刻也不停下,嘴里“叽里咕噜”的吐词,没人能听懂。

期间,他再一次穿过客厅时,看到外公正在找东西却一直没找着,他直呼母亲的名字:“你(外公)问她。”说完,掉头去了另一个房间。

看到这里,你或许已经猜到了什么。不错,小伟是一名精神病人。这个刚满16岁的孩子,被诊断出精神疾病已有5年。持续的药物治疗,并未让小伟的病情好转。最近两三年,他常在晚间大吼大叫,或是将收音机音量调到最大。

有邻居抱怨说“我都要崩溃了”、“我都快变成精神病人了”……一位楼下的邻居索性将孩子送进寄宿制学校,尽管孩子才上五年级,除了担心孩子的睡眠质量,她更担心的是,与精神病人做邻居,孩子会不会面临潜在的暴力危险?

长期接触精神病人这一特殊群体的人士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不是所有的精神障碍患者都具有暴力倾向,大约只有百分之十到二十左右,不过,对于少数一些处于发病期且具有伤害他人或伤害自身的风险的精神障碍患者,监护人有义务送患者进行住院治疗,而对于处于稳定康复期病人,邻居应该多包容多理解,患者具备正常沟通能力和思维意识时,就一些邻里矛盾,可以和患者家属及患者友好沟通,换位思考、相互理解,而政府与社会也应为康复者重返社区、社会助一臂之力。

我的邻居是精神病人

▲小伟(右)和他的外婆(左)

邻居是精神病人

和精神病人做了多年邻居后,李秀(化名)最终选择了逃离。

李秀的小区,是阆中城里一个拥有200多户居民的老小区。因为房子此前一直对外出租,她最初并不知道自己楼上的邻居家里有一位精神病人。直到自己住进房子,一次偶然发现楼上的邻居浇花时竟然灌太多水,以至于水直接流进自家客厅,“就像水帘洞一样”。

后来,她从小区其他居民口中得知,楼上邻居家的孩子小伟是一名精神病人。一开始,李秀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顶多自家阳台的遮雨棚上,时不时多出一些楼上少年扔下的果皮、餐巾纸……

直到最近两年,李秀觉得自己和精神病人做邻居的经历让她快要崩溃了,“以前白天无论如何吵闹,我都忍了,但是现在晚上也在家里大吼大叫,重重地踩踏地板,把收音机音量调得很大……”

“他就是个孩子,那么小,怎么办?”无奈之下,李秀选择了逃离。去年秋季开学,她将儿子送去了城里一所寄宿制学校,这可以保证儿子的睡眠质量,更让她觉得必须如此做的理由,是尽量消除儿子身边的潜在威胁,“万一他(精神病邻居)哪天把人打了怎么办,他是精神病人,你去找谁负责呢?”

最恐怖的一次经历,发生在今年春节期间。李秀回忆,晚上9点过,门外传来重重的敲门声,李秀听声音辨出是小伟被家人关在了门外,正在敲打他家的防盗门。“敲门声大得很,就连我们楼下的窗户都在震动。”李秀说,在她的惶恐不安中,邻居家的房门却一直没有打开,让她没想到的是,小伟继而又下楼敲打自家房门。

“当时我吓得不得了,就躲在屋子里,也不敢出去,他走了后,我还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最后也来了,建议我们找居委会协调。”李秀事后得知,平时负责照顾小伟的外公当晚因病住院不在家,小伟被关在了门外。

经过这件事后,如果下班晚了,李秀干脆不回家,直接去住在另一小区的母亲家里睡。一位与李秀住同一栋楼的邻居也抱怨:“自己都快被折磨成精神病了,(小伟)每天晚上都大吼大叫的。”

李秀说:“我们不是没同情心,我们只希望他的监护人也顾及一下邻居的感受,该让孩子进医院接受治疗,别耽误了娃娃。”

老马心里也明白,外孙的这些异常举动,肯定会影响邻居,他说:“没有邻居来找过我们,他们也知道,他(外孙)有病,很多人也都理解”。不过,一位小区的物管人员表示,曾有小区居民向他们抱怨小伟影响其他居民生活,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

一直在治疗

老马一家现在所住的房子,是小女儿买的。平时,家里除了老马夫妇俩外,就是大女儿母子俩。大女儿系智力残疾二级,外孙小伟精神残疾三级。如果没有患病或是病情靠药物得到了控制,小伟现在应该上高中一年级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qipaiappropriate.com/a/ganhuo/1468.html